您当前的位置 : 沈阳网  >  教育  >  头条
《盛京赋》里要啥有啥的是咱沈阳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沈阳晚报 2018-10-08 09:31
分享到:

  骍骐骆骝,鲤鲂鳟鳜,豚獭豹獾,稻粟粱麻……  

(图片来源网络)

  “故夫四蹄双羽之族,长林丰草之众,无不博产乎其中”、“陆珍既牣,海错亦繁”、“我簋斯盛,实佳粢也”。在乾隆的《盛京赋》中,盛京物产丰盈,几乎包罗万象。是不是乾隆为了赞颂盛京而有意夸张,甚至无中生有?非也非也!从历史的记载中看,盛京的确是这样一个拥有丰富物产的宝库。

  水产丰富不乏奇珍异宝,比如东珠

  公式鲫鳙鲢,鲦鲴鳢鳡,鲍鳢鲇鳝,比目分合,重唇浮湛,剑饰鲛翅,柳炙细鳞。牛鱼之长丈计,带鱼之白韦编,乌鲗之须粘石,渡父之喙碇船。他如蛇马驴狗,豚獭豹獾,出没乎汹涌,潜跃乎游渊。苍龙揵鬐而云作,赤螭掉尾而波开。老蚌含珠,九光烛天,神奇是韫,琼瑰是生。”可能有人会疑惑,明清海禁严重,也影响了渔业的发展。北方寒冷,盛京的水产也如此丰盈?其实,这个也是真有的。

  明朝后期,明朝将领毛文龙占领了朝鲜半岛附近的皮岛等区域,距离辽东半岛较近,一度对后金的后方形成了威胁。据史料记载,皮岛粮饷供给困难,毛文龙多次向登州和明朝朝廷要钱要粮,后来又将皮岛变为一个跨国贸易基地,大力发展商业,获得许多利润。可以推测,岛屿上发展商业,其捕鱼业也应该比较发达,水产品应该也比较多。

  有趣的是,金庸的《鹿鼎记》中,毛文龙的女儿叫毛东珠(假太后)。所谓“东珠”,和“老蚌含珠,九光烛天”一样,指的是辽东的一种特产——东珠。

  满语为“塔娜”的东珠,产于松花江、黑龙江、乌苏里江、鸭绿江及其流域。清朝统治者把东珠看作珍宝,其中用东珠做成的朝珠只有皇帝、皇太后和皇后才能佩戴。清朝大贪官和珅被嘉庆帝定下的二十大罪状里,有一条是“所藏珍珠手串二百余,多于大内数倍,大珠大于御用冠顶”,有人认为,这是指和珅私藏东珠,违背了清朝的礼制。

  有网友在最近大火的《延禧攻略》中发现,获封令妃的魏璎珞在身穿朝服时佩戴了疑似有东珠的朝珠。这也确实可以找到出处。在令懿皇贵妃遗物中,有东珠朝珠一盘,大概可见令妃生前受到的荣宠。

  可能有人会说,乾隆久居深宫,会知道那么多水产?不会是胡诌的吧?在水产知识的了解方面,乾隆还真不是《延禧攻略》里的那个“大猪蹄子”。康熙三十七年(1698),杭州人聂璜游历了河北、天津、浙江、福建多地,考察沿海的生物,创作了《海错图》。这部古代海洋生物的图谱于雍正四年(1726)被太监苏培盛(对,就是《甄嬛传》里的雍正身边的苏大太监)带入了宫中。据传雍正、乾隆、嘉庆都非常喜欢这部书。说乾隆不认识“海鲜”?不可能的!

  万马奔腾从辽东马市到中国第一条步行街

  “尔其骊(lí)公式(yù)骓(zhuī)公式(pī)骍(xīng)公式(tuó)公式(dí)公式(diàn)公式(guā)公式(hàn)公式(bǎo)骃(yīn)公式(xiá)公式(dàn)公式(suó)”《盛京赋》中提到了诸多马的品种,看上去足以让人眼花缭乱。比起盛京地区,内外蒙古地区的马理应更有名,盛京地区是何时成为良马众多的地方呢?这还要从明代说起。

  早在明永乐四年(1406),为了满足蒙古族“欲来货马”的需求,明朝政府“设辽东开原、广宁马市二所”,次年又规定女真族与蒙古族一样,“来朝及互市者,悉听其便。”天顺八年(1464),明朝政府又开了抚顺马市。明朝政府先后在开原、广宁、抚顺设立“五关五市”(其中开原三关三市,广宁、抚顺一关一市),这也是辽东地区最繁华的马市。起先,马市属于官办的买马市场,随着马市的逐渐发展,不仅马市的交易物品拓展到马、牛、貂皮、人参、丝绸、陶瓷等各类商品,马市还逐渐变为了“民市”,演变成民间交易的重要场所。清太祖努尔哈赤发迹前,曾在抚顺关马市与汉人、蒙古人进行贸易活动。

  有专家认为,正是因为辽东马市,给努尔哈赤所属的建州女真带来了极大的发展。正是因为马市可以互通有无,让处在关外的建州女真诸部得以接触到先进的器物和永利线上娱乐,促进他们迅速发展,这也为后来后金与明朝的战争奠定了经济基础。

  辽东开原、广宁、抚顺的马市贸易繁荣,位于三大马市中心的沈阳的商品经济也有了长足发展。后金迁都沈阳,皇太极营建盛京城,将原来的“十”字型两条街改筑为“井”字型四条街,即今日的沈阳路、中街路、朝阳街、正阳街。当时的中街路被称四平街,其作为商业街的历史已经开启。历经近四百年的历史,沈阳中街“中国第一条商业步行街”的名号当之无愧。

  据史料记载,当时在中街地区有果品行、估衣行、鱼行、铜行、木行、皮行等9个行以及银市、鸟市、马市、灯市、帽市、肉市、果市、柴草市、菜市、洋货市等16个市。从中街的发展史来看,盛京城内马类众多是必然;即使是其他类别的商品,中街乃至盛京也是毫不逊色的。

  皇家粮仓关外区域内首屈一指

  “黍维秬秠,稻维糯秔,粟维穈芑,粱维赤黄,解蠡胡麻,来牟铃铛,苏分紫赤,豆有豌豇。”在《盛京赋》里,盛京的谷物也是多种多样,无所不包。实际上,那个时候的东北还没有现在的“北大仓”,农业地位与现今也大相径庭。但毋庸置疑的是,在清代,盛京的农业在关外也是首屈一指的。

  东北黑土有机质含量高,加上昼夜温差大,作物一年一熟的特性使得农作物营养丰富,味道香甜,具有无可替代的优势;清代大量人口涌入东北地区,对东北地区进行开发,使东北地区的农业也有了较大的发展。

  早在明万历年间,建州部就设立过粮仓;后金建都盛京后,户部、盛京内务府设公署仓。1547年,沙俄走上了对外扩张的道路,东北地区是应对沙俄的重要防线。为了囤积军粮,康熙二十年(1681)起,盛京建立了辽东地区的第一个旗仓。

  到乾隆年间,盛京、兴京、辽阳、开原、广宁等14个城镇均设有旗仓,以官田、旗地、民地为仓粮来源,同时开垦荒地保证旗仓的来源。与同位于关外地区的吉林、黑龙江比,盛京旗仓规模大、数量多、分布广,服务能力最强,水平也最高。所以,盛京也是关外地区的“鱼米之乡”,其地位不言而喻。

  沈阳晚报、沈报融媒记者李庆海

编辑:pd09
相关新闻:
博聚网